4 Mar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抛52亿资产 房地产大亨潘石屹紧跟李嘉诚
  2014年03月04日讯】北京最大房地产发展商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近日主动收缩在上海的布局战线。业内人士称,这意味着潘石屹看淡上海商业地产,与李嘉诚抛售陆家嘴上海东方汇金中心暗合,有紧跟李嘉诚,收缩上海投资战线意图。早有业内人士说,2014年是房地产开发商的逃命年。
  投资受阻 52亿元抛售上海资产

  证券日报3日报导,2月28日,SOHO中国宣布,将上海的SOHO海伦广场和SOHO静安广场及其权益全部出售给金融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总交易金额为人民币52.3亿元(约合港币66.3亿元)。事实上,上述两个项目都是SOHO中国进入上海之后以凌厉之势火速收购的。

  2011年4月1日,SOHO中国宣布以16.34亿元收购静安区万航渡路716弄至794弄地块,后被命名为SOHO静安广场;4月13日,SOHO中国以24.7亿元收购海伦路地块,后被命名为SOHO海伦广场。
2 Mar
Tags: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理财神器”余额宝或被戴上紧箍咒!2月28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证监会正在研究制定进一步加强货币市场基金风险管理和互联网销售基金监管的规则。而中国银行业协会也在近日表态,将规范互联网金融货币基金。
    马年春节过后,余额宝收益率一直在下降。截至2月28日上午,其7日年化收益率从最高峰时的6.7630%降至6.031%。有分析认为,3月份余额宝收益率有可能“破6”而正式进入“5时代”。
    银协:余额宝存款不属同业存款
    中国银行业协会近日提出,“应将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货币基金存放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为同业存款。”对此,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研究员贺颖彦说,这意味着余额宝存入银行的存款利率只能在基准利率上浮30%,而余额宝过去投向银行存款的比例超过90%,对其收益率将有较大影响。
    分析:Shibor本月将拖累余额宝
    余额宝挂靠的货币基金的主要配置资产是银行协议存款,而协议存款利率与上海银行间拆放利率(Shibor)息息相关。2007年、2011年、2012年、2013年每个月的相关统计数据显示,Shibor全年最低值出现在3月份的次数最多。
28 Feb
Tags: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近日,域名买卖领域老树又发新枝,37.com以1200万元的价格被神秘买家买下,在IT互联网产业引发了不小的关注和议论。众多来自各界的关注者纷纷对这一行为进行评论,猜测“土豪买家”已经成为一股热潮。这一切,都使得37.com正在成为国内第一域名。
  秒杀微博,国内第一

  对于互联网产业发展和欧美差距相对较大的国内,千万级别购买域名的行为实属史无前例。而1200万购买37.com的“土豪行为”,不仅是对国内国际相关产业的一种实力宣示,更是中国互联网产业正在崛起的一个重要标志。

  被赋予了上述独特意义之后,37.com不仅从成交价格上秒杀了800万的Weibo.com,更从内涵和象征性意义上成为国内当之无愧的“第一域名”。

  大手笔出自游戏平台?

  网传此番1200万收购37.com,一举冲榜第一域名的大手笔,系出自国内某游戏平台。这种说法虽然当前并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却有可能是最接近真相的。

  近年来,我国网游产业发展迅速,创造出巨大的利润空间,游戏产业呈爆发式增长趋势,一批旗舰级的平台运营商也应运而生。目前国内游戏平台商中,尤以页游平台最为风生水起,前景最为看好,做出这等“打造第一域名”的大手笔也并非不可能。

  煞费苦心意欲何为?

  以1200万的成本将37.com打造成“第一域名”,以互联网土豪形象为走向国际化铺垫,如果真是某游戏平台的手笔,那么这么煞费苦心究竟意欲何为?

  在笔者看来,首先是实用价值,37.com这样简单而又便于记忆和广告宣传的域名,对于公司的流量导入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关乎一家企业的生死存亡;其次是强大的宣传效应,国内“第一域名”头衔在手,广告投放底气十足、口碑自然形成,不仅节约了宣传成本,更等于为公司打造了“金牌名片”,对公司自身名称的品牌聚合效应也不可忽视。最后,通过这一行为,不仅可以展现公司强劲的发展势头和强大的发展能力,更能够从侧面展示公司充满活力的精神内核。

  若真可以一举三得,那1200万花得绝对超值!

  1200万的大手笔,成就的是37.com“第一域名”的暂时头衔,要真正把“第一域名”的招牌打响,更需要购买者、某游戏平台公司以更具说服力的创新能力和服务水平来持续做大做强才可以。
28 Feb

by 白燕湾 at 11:12 under 佳作鉴赏 不指定
Tags:
作者:朱不清
  躲藏着,躲藏着,雾霾还是来了,春天的脚步远了。   
      一切都像要入睡的样子,昏昏然闭上了眼。山模糊起来了,水消退去了,太阳的脸看不见了。
     小草偷偷地从雾霾里钻出来,干干的,灰灰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的满是白雾。坐着,走着,打两个嗝,吸几口霾,堵几趟车,碰几回瓷。雾浓郁郁的,霾湿漉漉的。   高楼,电杆,广告牌,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布满了霾赶趟儿。惨白的像贞子的脸。空气带着土味;闭了眼,四周仿佛已经满是土坷垃儿。街上千型百色的口罩相互间警惕地瞅着,大小的垃圾丢来丢去。遍地都是:有可回收的,有不可回收的,散在街边里像补丁,像乞丐的眼,还眨呀眨的。
      “吹面最狠阴霾雾”,不错的,像恶棍的手蹂躏着你的鼻子,风里带着些腐烂的泥土的气息,混着尾气味儿,还有各种肥的臭,都在微微粘稠的雾霾里酝酿。蝇虫将穴安在枯枝败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的卖弄讨厌的舞姿,哼出嗡嗡的曲子,跟污风浊水应和着。公交上刺耳的喇叭,这时候也成天嘹亮的吼着。   雨是最难见到的,一等就是大半年。可别恼。偶有几滴,则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稀疏地斜织着,用泥土和炭黑的颜色刻画着大街小巷,装点着瓦屋,车顶和你的衣袖。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却暗得发黑,小草也灰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白晕的光,烘托出一片浮躁而惶恐的夜。在立交桥下,小路上,街边,有捂着嘴慢慢走着的人,棚户里还有下岗的工人,唉着声叹着气。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霾里静默着。
      天上的雾霾渐渐多了,地上的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吸各的一份霾去。“人生大计在于霾”,刚起头儿,有的是功夫,有的是绝望。
      雾霾像刚落地的老鼠,从头到脚都是灰的,它生长着。
      雾霾像小窃贼,眉飞色舞的,笑着走着。
      雾霾像健壮的强盗,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向天堂而去…
28 Feb
Tags: ,
自近现代以来,中国救亡图强的路径,就是必须不断自我改革和超越,除此别无选择。直到今天,可以说改革尚未成功,中国仍需努力。而中国改革的最大弊病和软肋,就是往往为自我设定过多过大的改革禁区,致使改革进入停滞甚至倒退的死胡同。

譬如清朝后期的“洋务运动”,因为一早就为自己设定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限制,其改革成果与同时期日本的“明治维新”远不可同日而语。后者大胆地施行了君主立宪制,从而推动了日本社会向近现代化的全面转型,而非像清朝那样一直对社会革新半推半就,最后反倒催发了辛亥革命的暴力突变。

在1970年代末期,台湾也发生了由蒋经国先生主导的重大改革,其特点是不为改革设立禁区,而是大胆地披荆斩棘,一举冲破了几十年党禁、报禁和军管戒严等深重藩篱。今天的台湾,已经成为世界上言论和思想最为自由开放的地区之一,走在了时代发展的前列。

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的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却是一波三折,历尽艰难,目前甚至有些积重难返。其中原因,固然与大陆幅员广阔,民族和文化情况复杂,总体经济起点过低,地区发展不平衡等客观因素有关;但改革毕竟事在人为,过多过大地为改革划定禁区和限制,乃是延误中国深化改革的核心障碍所在。
分页: 11/136 第一页 上页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